网络反腐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投诉调查 > 网络反腐 >

广州政协副秘书长自曝财产:工资1万房产72平

发布日期:2013年01月28日 11:13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量:

范松青。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范松青。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提出,认真执行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并开展抽查核实工作。日前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呼吁广州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愿做财产公开第一人,其勇气何来?财产公开如何避免“不让改革者吹冷风”?如何处理好与公民隐私保障的关系? 

  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破冰”仍需“踏石留印” 

  记者:近日,不断曝出的“房叔”等事件,引发对官员家庭财产的关注,如何有效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公开? 

  答:现行官员财产申报在制度上存在一定缺陷,只要求申报个人工资收入,不要求申报家庭财产;只申报劳务收入,不申报非劳务收入,这些导致一些官员财产申报公开流于形式。 

  金融实名制,个人房产信息联网的覆盖面在扩大,这些配套措施已经逐步在完善。技术上的配套问题都不是根本问题,关键是制度上要具有威慑力,才能让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开的内容真实可靠。 

  记者:从已查处的案件中,我们发现有少数官员有瞒报谎报、转移财产的现象,这方面的惩治不够健全,该如何推动财产申报公开建立有效惩治机制? 

  答:我国收入申报规定对申报主体违反规定的处罚比较轻。仅仅规定对不申报或者不如实申报收入者,由所在党组织,行政部门或者纪检监察部门责令其申报、改正,并视情节轻重给予批评教育或者党纪政纪处分。 

  惩治还是要依赖法规,有章可循。官员财产公开等不得,立法难暴露出官员财产公开的阻力之大。 

  财产申报公开试点:不让改革者吹冷风 

  记者:在新疆阿勒泰地区、浙江慈溪、江苏淮安等地,陆续开展了官员财产申报试点,试点对象多为新提拔干部、科级或县处级干部。对此,您如何评价? 

  答:由于试点工作政策空间狭小,大多尚未取得持续性效果。在一些人看来,财产申报公开应该“一刀切”,然而,一项颇具复杂性的新政策破冰试点,每前进一步都不容易,财产申报公开需要各方面条件成熟,稳妥推进。 

  从目前的迹象来看,广州的财产公开与公众的期望,可能有一定距离。但毕竟为今后政策的逐步推广积累了经验,民意的推动力一定程度会影响财产公开能否跨好步、走好路。 

  记者:家庭财产公开是官员财产公开的关键点。全面公开后,如何与公民隐私保护相结合? 

  答: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公众还存在一些“认识误区”,官员在个人私生活方面的隐私需要尊重。但公职人员手中的权力是公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不能以保护隐私作为借口,在财产申报公开方面遮遮掩掩。只申报不公开,缺少社会监督不可能产生强有力的监督效果。 

  自愿公开财产坏了官场“规矩”? 

  记者:呼吁广州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制度,愿做申报财产公开第一人,勇气何来? 

  答:民间网络反腐势头迅猛,网民“晾晒”一些官员的隐私财产,这些都透露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的紧迫性。 

  此外,我从事纪委政策研究多年,接触了大量腐败案例,官员财产不透明与腐败有一定联系。一些地方官员的财产申报只是搞形式、走过场,没有真正申报落实,更谈不上公开。“打铁还需自身硬”,党中央高度重视反腐,官员财产公开是民心所向。 

  记者:有人对您两套房的财产提出质疑,能公开一下您的财产吗? 

  答:我的工资收入是市财政统一发放的,每月1万多元;我的房产确实只有一套,72平方米。此前的一套2003年就出售了。我爱人是一家企业的普通员工,已经退休几年,2000多元工资。孩子在一家国企工作,目前还未成家,和我们共同生活。我没有其他劳务收入。愿意从我做起,继续呼吁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新华社广州1月27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