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投诉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投诉调查 > 劳工投诉 >

65名农民工被欠薪11万 盼有执行标准讨薪不再难

发布日期:2013年01月28日 13:57 文章来源:中工网——《河北工人报》 浏览量:

恶意欠薪罪执行标准

 

  武秋力、冯志信向记者讲述欠薪遭遇 本报记者郑荣玺摄

     2011年,武秋力、张东元等65名农民工被欠薪11万余元,工程因违法分包,各方相互推诿,农民工至今拿不到被拖欠的工资。《刑法修正案 (八)》自2011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让农民工看到希望。然而,由于缺乏执行标准,武秋力等人到派出所后被告知无法立案侦查。今年1月23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中“数额较大”、“严重后果”等模糊不清的字眼进行了明确。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让武秋力等人对讨薪燃起了希望。

  农民工被欠薪分包包工头失踪

  2011年3月,武秋力、张东元等65名农民工在栾城县308收费站附近的一处工地当木工和焊工。当年4月15日完工离场至今,工人们没能拿到工资。

  1月24日,武秋力、冯志信两人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遭遇。据冯志信介绍,工程的总承包方是省会一家建设集团,2011年3月4日,冯志信以清包工的形式从张二田个人手中承包了该项目的支模工程。“我是做木工活儿的,周围有些一起干活儿的人,有了活儿,就一起去干,只不过这份协议是我签的。”冯志信告诉记者,工程完工后,张二田始终拖延与工人们对账。当年7月开始,张二田的人也找不到了。

  农民工报案因无法定性无疾而终

  2011年12月12日,石家庄市劳动监察大队向该工程总承包方发出劳动保障监察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当时,该集团称工程款及工人工资都已支付给了张二田,并出示了张二田的收条,上面标注了“工人工资全部结清”字样。65名农民工又向石家庄市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

  冯志信告诉记者,工人们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后,他们还找到了当地信访局。信访局要求公安部门协查张二田下落,他们最终得到了答复是:无法查明张二田的下落。

  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 (八)》中明确: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我们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啊!”工人们又找到了工程项目辖区派出所。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无法定性,所以不能立案。那么,能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立案么?“上级部门没有明确的执行标准,如果按照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定性,首先要有仲裁部门的裁决,还要有法院的支付令,否则不能立案。” 工人们得到的答复依然是否定的。

  恶意欠薪入罪有震慑力但难界定

  2011年5月1日后,各地首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例纷纷见诸报端。当年,来自湖北、江西等地的34名农民工在我省张家口市被拖欠50万元工资。经劳动监察大队几个月努力,依然没有进展。后当地公安部门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将责任人刑事拘留,不到三天时间,农民工就拿到了血汗钱。

  欠薪入刑的震慑性不容小觑。然而,由于缺乏明确的执行标准,使得这一规定的效果大打折扣。“我们不止一次陪同农民工去报案,都是无功而返,几乎所有派出所都不给立案。”石家庄市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杜宏彬律师告诉记者,恶意欠薪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形式入刑,体现了立法者打击恶意欠薪、保护劳动者权益的立法本意。然而,法律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定义比较模糊,例如,“数额较大”、“后果严重”等模糊字眼,易导致入罪执行不畅,也易导致相关机关选择性执法。

  有了执行标准期盼讨薪不再难

  杜宏彬说,恶意欠薪者并非真的没钱,他们对欠薪有主观恶意。如今,“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有了明确的标准,首先是对恶意欠薪者的一种警示。该司法解释明确了“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数额较大”、“严重后果”等界定标准,并对“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的内涵做了规定以及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量刑标准,这些都便于今后的司法实务操作。

  此外,该司法解释还明确,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单位或者个人拒不支付劳动者报酬的也可以被判处该项罪名。只要符合入罪的条件,其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届时损失的将不只是金钱,还有自由。如此一来,恶意欠薪者就需要严肃对待了。(本报记者 哈欣)

  小贴士

  什么是“数额较大”?

  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且数额在五千元至二万元以上的;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且数额累计在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

  怎样认定“造成严重后果”?

  造成劳动者或者其被赡养人、被扶养人、被抚养人的基本生活受到严重影响、重大疾病无法及时医治或者失学的;对要求支付劳动报酬的劳动者使用暴力或者进行暴力威胁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